返回主站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共產黨員網 > 河北黨史 > 正文

【周恩來與河北(四)】柏坡嶺上注心血(2)

發布時間:2020-04-30 09:05:01來源:《周恩來與河北》新聞熱線:0311-87908405
分享到:

  大決戰中的參謀長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是解放戰爭中規模空前的戰略決戰。周恩來作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兼代總參謀長,是毛澤東在軍事方面的主要助手。據毛澤東的警衛員李銀橋回憶:幾乎所有比較大的戰役都是毛澤東在周恩來協助下組織指揮的。關系全局的大仗要開會討論,五位書記都參加。平時主要是毛澤東與周恩來商量決定。意見一致后就發電報,有時是周恩來起草,毛澤東改定;有時毛澤東口述,周恩來寫好后,毛澤東再推敲審定。尤其是在遼沈戰役期間,毛澤東與周恩來幾乎一刻不曾分開,配合得非常好。直到戰役結束,兩人才互相囑咐:“睡個好覺吧。”

  勸降鄭洞國  三大戰役首先從東北戰場打響。當時東北戰場的形勢對我們很有利,但在作戰方針上,究竟是先打長春還是先打錦州更有利于戰局的發展呢?中央軍委的意圖是先集中力量于北寧線并攻下錦州,以達到“關門打狗”的目的。但林彪主張先打長春,強調南下作戰的困難。經過中央軍委的批評督促后,林彪糾正了錯誤,并于9月3日,作出主力南下作戰的計劃。9月7日,中央軍委發出《關于遼沈戰役的方針》,明確指出:“必須在九、十兩月或再多一點時間內殲滅錦州至唐山一線之敵,并攻克錦州、榆關、唐山諸點。”東北野戰軍于9月12日發起遼沈戰役,以大軍先向北寧線開展猛攻,包圍了錦州。10月2日,蔣介石從華北調兵增援錦州后,林彪對集中兵力攻錦州的方針又發生動搖,并要華北的兵團支援東北。周恩來就為中央軍委起草了致林彪、羅榮桓電,指出:“你們應靠自己的力量來對付津榆段可能增加或山海關北援之敵,而關鍵則是迅速攻克錦州,望努力爭取10天內打下該城。”經過7晝夜的攻堅戰斗,東北野戰軍于10月15日解放了錦州,包括外圍戰斗,共殲敵13萬人,生俘東北“剿總”副司令范漢杰以下9萬余人。同時,在塔山的6晝夜的英勇阻擊戰中,殲滅國民黨軍6萬多人,有力地保證了錦州戰役的勝利。在東北野戰軍大軍包圍長春、錦州解放的大好形勢下,固守長春的國民黨軍六十軍,在軍長曾澤生的領導下,率領一個軍部和三個師共2.6萬人,于10月17日起義,當即將陣地交給我圍城部隊,使東北野戰軍控制了長春城內的東部地區。

  在此時機下,周恩來向毛澤東建議,困守長春的國民黨東北“剿總”副司令兼第一兵團司令鄭洞國,系黃埔一期學生,可爭取。毛澤東同意由周為中央起草致東北局電指出鄭現已動搖,可努力爭取之。18日,周恩來給鄭洞國寫了一封充滿師生情誼的信,促其起義。信中說:欣聞曾澤生軍長已率部起義,兄亦在考慮中。目前,全國勝負之局已定……人民解放軍必將取得全國勝利已無疑義。兄今孤處危城,人心士氣久已背離。屆此禍福榮辱決于俄頃之際,兄宜回念當年黃埔之革命初衷,毅然重舉反帝反封建大旗,率領長春全部守軍,宣布反美反蔣、反對國民黨反動統治,贊成土地改革,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行列。則我可保證中國人民及其解放軍必將依照中國共產黨的寬大政策,不咎既往。

  這封信紙短情長,實際上概括了20多年來的歷史,當年黃埔軍校,革命精神高昂,要為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國的翻身而奮斗,后來蔣介石叛變革命,中國共產黨堅持黃埔初衷反帝反封建,黃埔學生分走殊途,所以周恩來要鄭洞國回念當年黃埔,重舉反帝反封建大旗。這信用電報傳到前線,交給國民黨新七軍副軍長轉鄭洞國,由于司令部附近已呈混亂狀態,信沒能送到。鄭洞國是后來到了解放區才知道這件事的。他說:“對于周恩來的這番親切關懷,我是始終未能忘懷的。”1950年,鄭洞國到北京,周恩來在西花廳宴請他,黃埔軍校教官聶榮臻也在座。周恩來緊握鄭洞國的手,炯炯的兩眼注視著鄭,說:“歡迎你,我們很久沒見面了,難得有這個機會呀!”鄭洞國后來回憶道:“我被周總理的坦誠、熱情所感動,覺得他還像當年的周主任,那樣誠摯可親。真是百感交集,兩行熱淚幾乎奪眶而出,半天才愧疚地說出幾句話‘周恩來,幾十年來,我忘了老師的教誨,長春解放前夕,您還親自寫信給我,我感謝您和共產黨的寬大政策。’周恩來擺了擺手,打斷了我的話,微笑說‘過去的事不提了。你不是過來了嗎?今后咱們都要為人民做點事嘛!’”

  19日上午,鄭洞國率領所部第一兵團直屬機關第七軍軍部及四個師,共8萬余人向東北野戰軍投誠。長春市又重新回到人民手中。

  在蔣介石親自督促下,由廖耀湘率領主力新一軍、新六軍等12個師,共10余萬人,沿北寧路西進,企圖奪回錦州,打開向西逃跑的通路。又以另一部沿中長路南下,占領鞍山、海城、營口,企圖控制海港,保持從海上逃跑的通路。解放軍東北野戰軍根據中央軍委指示,先采取誘敵深入至黑山地區進行阻擊,然后集中優勢兵力予以圍殲。10月28日,在遼西地區,將敵全部消滅。兵團司令廖耀湘和他的軍長李濤、向鳳武、鄭庭笈等一起被活捉。11月2日,東北野戰軍解放沈陽,敵“剿總”司令部、第八兵團、兩個軍部、11個師以及技術兵種等13萬守敵,全部被殲。11月9日,錦西、葫蘆島敵人乘船逃往天津、上海。東北全境解放。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決戰階段具有決定意義的第一個大戰役。

  指揮石家莊保衛戰  正當遼沈戰役接近尾聲,東北解放軍在遼西圍殲廖耀湘兵團的緊急時刻,蔣介石氣急敗壞,于10月下旬匆匆飛到北平,乘華北野戰軍主力在察哈爾、綏遠作戰石家莊兵力空虛的時候,同傅作義策劃了一個襲擊石家莊及西柏坡黨中央駐地的大陰謀。石家莊及西柏坡黨中央處境艱險!情勢十分危急!

  傅作義接受任務后,于10月23日命令他的嫡系鄂友三的騎兵第十二旅和鄭挺鋒的第九十四軍等組成突擊部隊,配備400輛汽車和大量炸藥,限四天集結保定,而后向石家莊和西柏坡襲擊。可是,蔣介石萬萬也不會想到,當傅作義剛開始布置的時候,25日晚上,周恩來就獲得了蔣介石所策劃的全部計劃。這是華北局城工部所領導的北平地下工作者《益世報》采訪主任劉時平,從他的同鄉、同學鄂友三那里得到的確實情報,華北城工部部長劉仁以特急絕密的電報發給中央的。當時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同志都在院子里看電影。周恩來收到電報后沒有驚動別人,只把作戰部長李濤找到辦公室,迅速作出粉碎敵人偷襲計劃的周密布置,并報毛澤東批準。一、緊急電令華北軍區司令員聶榮臻等,告以估計傅部第九十四軍二十七八日可能集中保定,二十九日可能會合新二軍大部向石家莊推進。并作出緊急部署:要求華北野戰軍第七縱隊主力即至保定南抗阻,另一個旅開新樂、正定間,沿沙河、滹沱河布置抗阻陣地;第三縱隊以五天行程趕到望都地區協同作戰。楊得志、羅瑞卿、耿飚率主力相機行動。同時對軍事學校、地方武裝的動員也作了周密部署,并始終與聶榮臻等保持密切聯系。二、急電在內蒙作戰的華北野戰軍第三兵團楊成武等,指出目前傅作義“正圖乘虛襲我石門,楊羅耿兵團須使用在平保線上,故攻打歸綏計劃應暫緩實行”。但為吸引傅之一部分兵力注意歸綏,以利楊羅耿主力隱蔽南下,望令第一縱隊及第八縱隊第十一旅亦作攻打歸綏的準備,另以第八縱隊一部及地方部隊仍在綏東方面積極行動,迷惑敵人。三、中央和軍委所屬機關立即做好轉移準備工作。先將老弱病員轉至安全地帶。

  ◆三大戰役期間,周恩來和毛澤東一起運籌決策

  10月27日凌晨4時半、6時、7時,周恩來連續三次書面向毛澤東報告了第三縱隊的行動情況。

  主席:已與聶通了電話,要他轉令三縱連26日在內以四天行程趕到滿城。他說五天趕到,每天已近百里,我要仍以此命令轉告鄭維山(三縱隊司令),他定今日接通電話后即告鄭,并催其輕裝,取捷徑按四天行程趕到。

  ……頃聶第二次電話,他已將提前一天到滿城的命令,經北岳電話轉告三縱隊。三縱今(27)日,可能到達紫荊關以北。地方已在動員,物資在疏散。

  周恩來27日4時半

  中央軍委在督促第三縱隊加快速度,火速南下的同時,命令保定南北黨政軍民也動員起來,斷橋破路,構筑阻擊陣地,埋地雷,設障礙,遲滯敵前進速度,爭取時間,待第三縱隊到來。

  一個半小時之后,周恩來的第二次報告又送給了毛澤東:

  主席:三縱隊昨26日上午方得出發命令,得令下午即走,故昨天下午及夜間,均在走路。今日恐總須下午才能出發,俟叫通電話后,專告聶轉達你的指示。

  周恩來27日6時

  又過了一個小時,周恩來向毛澤東呈上了第三份報告:

  主席:頃與聶電話,三縱隊昨天多部分是白天行軍,在山溝里走不成問題。已告其再以電話通知給各縣。與各縣通電話,須經過地委。現新樂、望都、安國、高陽等縣,均由孫毅及九地委在指揮。完唐、曲陽、行唐等縣,則由四地委指揮。石門附近各縣,則由蕭克指揮。聶通過他們三處與各縣聯絡。并負責檢查各條道要點及縱深破壞情況與民兵日夜的襲擾。

  聶總認為,如三縱趕到出現,及我正面阻敵三天,可能破壞敵之襲擊計劃。

  今天下午,當再檢查其執行程度。

  周恩來27日7時

  10月28日,國民黨第九十四軍軍長鄭挺鋒率兩個師向方順橋及其以南地區作試探性推進。聶榮臻用電話向周恩來報告:傅作義令第十六軍附第四師及第三十五軍主力迅速南下增援。周恩來放下電話,稍加思索,立刻起草了中共中央軍委致聶榮臻等電:“按照傅作義昨日部署,真能向保定以南進攻的不過兩個軍多一點,這是我殲敵良機。我應集中第三、四、七縱隊及第二縱隊一個旅,各個殲滅該敵。”并對華北野戰軍各部的任務作了具體的部署。30日拂曉,第三縱隊提前到達望都。第二天清晨,又進至第七縱隊防守的沙河一線。第三縱隊司令員鄭維山用電話向聶榮臻報告部隊位置。聶榮臻在電話中對他說:“周副主席讓我轉告你們,傅作義得知你們到達望都,懼怕九十四軍被殲,已令其回逃。你們已經很疲勞了,要抓緊時間休息,恢復體力,做好戰斗準備。如果敵人撤得慢,四縱又能趕到,爭取在滿城地區打一仗,吃掉它一部。”另外軍委決定,在軍事上積極準備的同時,通過新華社揭露蔣介石、傅作義的陰謀,并號召軍民動員起來,沿途阻擊敵軍,準備誘敵深入,予以殲滅!

  敵軍一出保定,就遭到了解放區軍民的迎頭痛擊,才知人民解放軍已有準備,于是全部慌忙回竄,第二天先頭部隊已撤過保定。他們這次行動徒然損失官兵3700余名,戰馬240匹,汽車90余輛,以及其他大宗作戰物資。一次偷襲石家莊的冒險計劃,就以失敗而告終,躲在北平圓恩寺行邸的蔣介石,只好下令將部隊撤回保定。一場夢想,就告破滅!

  爭取傅作義放下武器  遼沈戰役結束后,傅作義對固守平津還是西撤或南撤一時舉棋不定,但他估計東北野戰軍在經過這樣的大仗以后需要適當休整,不會很快入關,于是確定了“暫守平津,保持海口,擴充實力,以觀時變”的方針。11月9日,周恩來為中央軍委起草致華北領導人并告東北領導人電,指出傅作義“正徘徊于平張津保之間,對堅守平津或西退綏包似尚未下最后決心。但我如攻打歸綏,有促使傅匪集其嫡系三個軍及騎兵三四個旅提早西退可能。”因此,為了抑留傅軍于平、津、張、保地區,“以待我東北主力入關,協同華北力量,徹底殲滅該敵”,特部署華北第二兵團一部兵力向太原移動,第三兵團停止執行攻打歸綏的計劃,并令程子華、黃克誠部擔任監視北平傅軍的任務。

  中央軍委從全國戰局出發,認為無論傅作義集團南撤或西逃,都對解放全中國的戰局不利。12日,周恩來起草了中央軍委致程子華、黃克誠并告林彪、羅榮桓等電:對付傅作義部,重在抑留它在平津張保地區,不使西退,也不使其得由海上南撤。11月17日,為了提早進行平津戰役,周恩來為中央軍委起草致林彪、羅榮桓、劉亞樓并告東北局、華北局電:“從全局看來,抑留蔣系24個師及傅系步騎16個師于華北來消滅,一則便利東北野戰軍入關作戰;二則將加速蔣匪統治的崩潰,使其江南防線無法組成,華東、中原兩野戰軍既可繼續在徐、淮地區殲敵,也便于東北野戰軍將來沿津浦路南下,直搗長江下游。”為此,中央軍委電示東北野戰軍以兩個縱隊組成先遣兵團向北平附近前進,威脅北平。指示華北野戰軍停止攻擊歸綏,將其三個縱隊駐于綏東地區,阻止傅作義部隊向綏遠逃跑。又令華北野戰軍停止攻擊太原,以免刺激傅作義下決心逃跑。軍委于11月16日到18日,連續電示東北野戰軍火速隱蔽入關,出敵不意地與華北野戰軍一起對平津塘一帶之敵實行戰略包圍。11月27日,軍委命令東北先遣兵團及華北第二兵團的三個縱隊,三兵團的三個縱隊包圍宣化、張家口等敵,切斷北平、張家口聯系,以抓住傅系,拖住蔣系并掩護東北野戰軍順利切斷平津、津塘諸敵的聯系,為開展戰局作準備。這一系列指示,對抑留傅軍主力于平津地區,從而取得平津戰役的勝利有著極為重要的指導意義。

  在積極準備打的同時,還盡量爭取傅作義放下武器或起義,通過各種關系對傅作義進行統戰工作,對他曉以大義,爭取和平解決。1948年春,北平地下黨就對傅作義周圍的上層人物開展工作。如傅的至交密友、華北“剿總”副司令鄧寶珊(愛國將領,抗戰時曾幾次到延安,同毛澤東、朱德見過面——編者注)以及他的老師、拜把兄弟、同鄉等人對傅進行了工作。迫于戰爭的發展形勢,從11月中旬起,傅作義開始秘密同中國共產黨接洽起義。周恩來一直協助毛澤東處理同傅作義的談判問題。12月3日,周恩來為中央起草致香港潘漢年電,指示可請冀朝鼎應傅之邀北上任“華北經委會”副主任,以便做傅的工作,“動搖傅之抵抗決心”,并影響華北產業界人士乃至外資代表“堅留華北”,“反對南遷”,“盡一切努力保全華北經濟系統中的各種生產設備、科學器材及專門人才,以利我軍入城后的接收”。12月中旬,傅作義派《平明日報》社長崔載之等到人民解放軍駐地,和東北野戰軍參謀長劉亞樓見面,試探人民解放軍態度,提出恢復抗戰時期的合作關系。劉亞樓在周恩來的指示下,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希望通過和平談判解放北平的愿望,勸傅作義早下決心。并留下電臺聯絡辦法和密碼,開始建立了秘密聯系。在人民解放軍迅速完成對平、津分割包圍,特別是傅作義在新保安、張家口的部隊被殲以后,傅焦急萬分,坐臥不安,思想斗爭激烈。恰在此關鍵時刻,在天津《大公報》工作的傅作義的大女兒傅冬菊(地下黨員)來到北平,直接對傅作義進行爭取工作。當傅冬菊出現在傅作義面前親昵地叫聲“爸爸”時,使傅發生驚疑。傅作義對愛女直截了當地問:“你是軍統還是共產黨?”傅冬菊毫不含糊地答:“共產黨。”“你是毛澤東派來的,還是聶榮臻派來的?”“毛澤東派來的。”“派你來干什么?”“勸您停止抵抗,和平解決北平問題。”……這是一場很不尋常的父女之間的對話。開門見山,直截了當。短促的對話后,父女平靜地坐下來,傅冬菊詳細地分析形勢,宣傳黨的政策,解除他的疑慮,明確告訴傅作義,全國勝利的局勢已定,跟蔣介石走只是死路一條,如果舉行起義,使北平古都和平解放,就是立了大功,中國共產黨和全國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傅冬菊一席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談話,起了別人不能起的作用。

  1949年1月6日,傅作義請他的老友周北峰(抗戰時期周曾代表傅到延安與中共商談山西合作抗日問題——編者注)和燕京大學教授張東蓀代他談判。他們于8日到達薊縣人民解放軍前線總部,林彪、羅榮桓、聶榮臻同他們進行了幾次談判,講明只要傅率部隊起義,一律可改編為人民解放軍,所有在張家口、新保安、懷來等地被俘的軍官,不咎既往,一律釋放,對傅先生和他的高級干部,一律給予適當的安排。他們共同整理了《會談紀要》后,交周北峰、張東蓀帶回北平給傅作義看。

  1月10日,淮海戰役勝利結束,傅作義從陸上南逃的路被切斷。14日,新華社發表了《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關于時局的聲明》,宣布了八項和平條件。15日,天津解放,守軍全部被殲滅。這一切,打破了傅作義企圖在談判中討價還價的幻想。16日,為促使傅作義早下決心,平津前線司令部以司令員林彪、政治委員羅榮桓的名義,向傅作義發出了最后通牒,提出了和平解放北平的兩項辦法:一是放下武器,并保證不破壞文化古跡,不殺戮革命人民,不破壞公共財產、武器彈藥以及公文檔案,人民解放軍則保證他們生命財產安全;二是離開北平開入指定地點,按照人民解放軍制度,改編為人民解放軍。通牒最后規定,必須于1949年1月21日午夜12點前答復,如果堅決抵抗到底,將實行攻城。“攻城之日,貴將軍及貴屬諸反動首領,必將從嚴懲辦,決不姑寬,勿謂言之不預。”這時,傅作義派全權代表鄧寶珊來了,傅作義表示接受第二項辦法,商定了協議,雙方代表簽了字。鄧寶珊回去后,傅作義最后下了決心全部接受人民解放軍的條件,同意人民解放軍派代表進城,談判和平接收北平的辦法。人民解放軍派出了東北野戰軍政治部副主任陶鑄進城談判具體實施辦法,就雙方交接過渡期間的問題達成協議,成立了以葉劍英為主任的聯合辦事處,負責處理過渡時期的一切軍政事宜。談判的整個過程,一直是在毛澤東、周恩來領導下進行的。

  傅作義于1月21日宣布北平城內的守軍接受和平改編,并將協議內容經通訊社公布全國。北平守軍二個兵團部、8個軍、25個師共20多萬人,于1月22日開始履行協議開出城外指定地點,聽候改編。1月31日,將北平防務全部移交完畢,當天下午,北平所有城門、軍政機關和要地,都換上了威武雄壯的人民解放軍守衛。規模巨大的平津戰役勝利結束。2月3日,人民解放軍舉行了盛大而莊嚴的入城式,步兵、炮兵、騎兵、機械化部隊,雄糾糾氣昂昂地經前門進入北平城,受到北平各界人士和幾十萬群眾的夾道歡迎。都為北平古都不放一槍就回到人民手中而歡欣鼓舞。

  三大戰役從1948年9月12日開始,歷時四個月零19天,殲滅國民黨正規軍144個師(旅),非正規軍29個師,共154萬人,給了國民黨反動統治以毀滅性打擊,蔣介石賴以發動反革命內戰的主力部隊基本被消滅了。三大戰役的勝利,為人民解放軍南渡長江解放全國,為新中國的建立,奠定了鞏固的基礎。

責任編輯:陳紅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導:中共河北省委組織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傳部 主辦:中共河北省委共產黨員雜志社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河北共產黨員網 冀ICP備13012861號-1 冀新網備13201401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河北共產黨員網觀點。本站圖片文字內容歸河北共產黨員網版權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爆料熱線:0311-87908405 新聞郵箱:[email protected]投稿咨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員查詢 本網法律顧問:陳淑琴 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詹姆斯篮球鞋